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主页 > > 2016年4月14日教育:什么样的体罚或许是可行呢

2016年4月14日教育:什么样的体罚或许是可行呢

来源: 本站发布时间: 2016-4-14 浏览:1623

 

那么我通过研究有哪两点发现呢?或者说,什么样的体罚或许是可行的呢?

沈从文回忆自己当年在学校被打屁股时说:“逃学失败被家中学校任何一方发现时,两方面总得各挨顿打。在学校得自己把板凳搬到孔夫子牌位前,伏在上边受笞。处罚过后还要对孔夫子牌位作一揖,表示忏悔。”

这就是体罚的第一点要义:体罚的执行者也就是老师,不应该以自己的名义,而应该以受托人的名义,来行使体罚的权力。这叫师出有名,道义上站得住脚,得道多助,不怕学生不服或者跟你PK。旧时的先生,都是以孔夫子和学生家长的名义来体罚学生的,从大说从小说他都有的说。这给我们的启发是,教师不宜以自己的名义来体罚学生,而应该以受托人的身份、从受托人的立场来看待体罚这件事。家长这边相对好说,毕竟严管也是爱。但孔夫子牌位今天是没有了,等于体罚失去了神学基础,咋办?我一下子还没想出来,或者可以教室里挂教育部长像,体罚时对着教育部长。或者挂“培养社会主义有为青年”的标语,体罚必须在标语下边执行。我的意思,发明一种具有普世意义的精神符号,作为孔夫子的替代物。

体罚的第二点要义,我还是抄一段书:“(两百年前)英国伊顿公学的鞭笞制度极其严厉,它有固定的仪式(有时当着众多的学生),有固定的刑具(藤条和鞭笞台),有固定的地点(一般在校长室),有固定的执行人(一般是校长亲自招呼,有两位教室辅助)。”文章名不太好听我就不讲了,想知道你可以用全文搜索试试。

 

两百年前贵族学校伊顿公学的体罚无疑太严苛了,不足为训。但是它有一点很明确,体罚本质上是一种仪式,必须有强烈的仪式感。这种仪式感包括固定的刑具、地点、执行人,因此它是可预期的。你犯了什么错误就会受到什么样的体罚,是可以预期的。所谓仪式感,就是把行为纳入体制,它有两点好处:第一,把人对人的关系变成人对制度的关系,避免了面对面的情感、状态、反应的不确定性;第二,把人对人的管教与责罚,变成制度对人的约束和规范,这对老师和学生都有好处,多少可以避免严重的情感挫折与羞辱心理。

据说1841年伊顿公学400周年校庆时,维多利亚女王到场致辞获得的掌声不多,而以体罚闻名的吉特校长讲话时,全体校友长时间起立鼓掌。

恐怕我们不能说19世纪大英帝国的精英们都是傻逼和贱骨头,他们对体罚狂魔吉特校长的热烈欢迎肯定有他们的道理。我不觉得由于时代不同就需要全盘否定某些东西,还拿体罚这件事来说,今天肯定需要更轻一点更象征性一点,但伊顿公学给我们的启发依然在那里:体罚首先是一种仪式感,并终止于仪式感。学生被体罚,全程是一种仪式。

最后总结一下,我主张适当的体罚,同时它必须符合两个要件:强调教师的代行人身份;体罚必须具有强烈的仪式感,同时尽量降低体罚的烈度。

体罚并不是为了让学生感到生理疼痛,更不应该是身体伤害,它主要是这样一种手段,让犯错的学生知道风俗和家长对他们的期待是什么,知道犯错必须付出代价,而这种代价是由规则和制度支持执行的,它是一种仪式,而并不是教师的个人好恶或心血来潮。